赭衣

夏未满,花成瘾:

这个百听不厌,特别唯美,调子很好。

囹圄:

一语中的

寂地:

常听到有人忏悔他们并没有的缺点,自卑自己已经比他人优秀的地方……他们审视自己像在波澜起伏的水面上想看清自己的倒影那么费力。可是,我又了解什么呢?我们那么容易对别人下结论,滔滔不绝地讨论着别人的人生别人的问题,却连自己都看不清。#寂地作品#

大约是我疯了才对

囹圄:

喂,我说你。

过来陪我一会儿好吗?他们都说我是个疯子。

你会嫌弃我吗?大概会吧不过你只要听我说就好了。

 

胸口很疼啊,被气得,没有谁会被人说是疯子之后还很开心的吧,大概从这一点上来看我还算是个正常人。

大约是最近的病情又加重了,写出来的东西匪夷所思,不过我自己也看不懂。

 

我想我大概是像第五颗行星上的那个掌灯人。

所有的一举一动都绝对严苛,这是命令这是命令,行星一年又一年转得越来越快,而命令却没有改变,所以我就木讷地不断开灯熄灯。或许我只要开口讲上那么一两句话,对于这颗小行星来讲它就过去了好几天,但是我在小王子到达我的星球上之前我只能合着嘴巴拉动灯绳,开灯关灯。

二十四小时之内的一千四百四十次日落,早没了生气。

 

你,现在觉得我像个疯子吗?如果你还能陪我一会儿的话那真是太好了。

 

我试图去看一些正常人的书籍,但是只觉得那些竖点弯钩就像倒刺一样挂在我的皮肉上,很疼。啊…这可能证明着我还有常人的感官吧大约是这样。

总觉得自己的学识太浅薄而又不想动,所以大概只能说我太活该。

 

就像是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有些东西是不是一定要自己面对,比如这个渐趋疯狂的世界。

没错我承认我是个彻彻底底的疯子,但是我却觉得这个比疯子还要狂妄上百八十倍的世界真是令人玩味。平等与公平不能划等号,民主与民权不可得兼,超出现实的人若是被承认了就是思想家哲学家,若是被泯灭了就是被关进疯人院的下场。

记得哪本书上写过一个被迫害进精神病院的女子被迫卖给了妓院。这样的事情大概屡见不鲜吧,毕竟我们能够看到的世界还是太狭隘了。

开始逐渐庆幸我自己当初被关在疯人院的时候总老老实实地蜷在床上,一个劣质的玻璃吊瓶和一根细软管,一看就是一整天。有的时候看看铁栅栏门和隔离窗之外走过的病人家属,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总是表情僵硬,硕大的口袋里随时装满了镇定剂。至于护士,哈,提醒一下,疯人院可没有什么护士姐姐,都是五大三粗的汉子呢嗯哼?他们总是会在中午的时候板着脸拉开栅栏门而让我们出去晒晒太阳,他们把这称为放风。

哦我刚刚是不是提到了我们?那好吧我本不愿把我与他们归到一类去的。303病房当然不可能只有我一个病人,那样破败的棉絮垫在床上,一张铁板床,有的是空着的,有的则是挤了好几个人。那些病人的脸色惨白,眼袋底下是一片灰青,或许我也一样吧可是疯人院里从来没有镜子。

……

 

恩?你要走了吗?你也觉得我是个疯子吗?

大约真的是我疯了吧,否则你怎么会放出那样鄙夷的眼神?好吧好吧算我求你,听我讲下去。

 

好像根据医院的规定,精神稳定的病人可以被家属接回家。当然我就是其中之一,否则我也不会坐在这里和你说话不是?

我窝在那个最靠窗的角落里,不声不响,准确地说,是没有发过病。可能也发过吧可我不记得了,总之就是这样过了三年,我终于从那个笼子里被带走了。

之后,我没有转院,而是上了高中。对没错,就是现在。

 

这大约也不算故事吧因为它本身是极真实的事情。恩…我不知道疯狂会不会传染,感谢你陪了我这么久。

 

再见。

我孤独了 啊 你配吗

囹圄:

OrangehasIce:

  • 周国平

无聊 寂寞 孤独是三种不同的心境

无聊是把自我消散于他人之中的欲望 它寻求的是消遣

寂寞是自我与他人在共在的欲望 它寻求的是普通的人间温暖

孤独是把他人接纳到自我之中的欲望 它寻求的是理解

无聊者自厌 寂寞者自怜 孤独者自足

庸人无聊 天才孤独 人人都有寂寞的时光

无聊是喜剧性的 孤独是悲剧性的 寂寞是中性的

无聊属于生物性的人 孤独属于社会性的人 孤独属于形而上的人


一颗平庸的灵魂 并无值得别人理解的内涵

因而也不会感受到真正的孤独

孤独是一颗值得理解的心灵寻求理解而不可得 它是悲剧性的

无聊是一颗空虚的心灵寻求消遣而不可得 它是喜剧性的

寂寞是寻求普通的人间温暖而不可得 它是中性的

然而 人们往往将它们混淆 甚至以无聊冒充孤独

“我孤独了”啊 你配吗

论孤独